超20家公司年报难产,地产业信用又亮起“红灯”_1
更新时间:2022-08-19 18:30 发布者:admin

html模版超20家公司年报难产,地产业信用又亮起“红灯”

  延期发布年报背后,房企新一轮信用危机悄然到来。

  接二连三的年报难产事件,再次挫伤市场对地产股的信心。

  3月29日,地产股迎来一波大跌,其中融创中国跌幅超20%,截至发稿股价报3.89港元,总市值仅剩211.96亿港元。此前一晚,融创刚刚宣布,截至3月底,连未经审核的2021年业绩也发不出来了,这让投资者大跌眼镜。

  短短一个月,融创从声称可按时偿债,走到了债务展期、年报延发的地步,连股票也将于4月1日起停牌。艰难前行大半年的房企,再次迎来一轮信任危机。

  在此之前,申博体育中国恒大世茂集团等超20家房企及物业平台,都在火热的年报季哑然失声,不能按时向投资者交出答卷。这份名单中,多是在此轮地产调整期,资金较为紧张的房企。

  汇生国际融资总裁黄立冲告诉第一财经,如果已出现违约,年报难出是因企业情况在急速变化,不断有资产被查封、不断有诉讼,这种影响此起彼伏,很难找到一个准确静止的时间出具报告,甚至有企业百亿资金“不翼而飞”,是否有欺诈行为需进一步调查。

  对投资者来说,风险如影随形。黄立冲表示,如果房企到4月30日都不能出审计报告,股票要持续停牌,直到报告出来为止。若仅因财务报表而停牌,那么复牌较快,如果是债务违约叠加财务报表延期,那么可能耗时2~3年或永久停牌。

  推迟的年报

  港股年报季,有房企已经发布上年业绩,有的却申请延期交卷。

  3月29日,当代置业发布公告称,由于集团出现流动性问题以致人员变动,以及受疫情影响,集团财务报表拟备工作、审计师审核工作的进度均受到较大影响。公司将不能于2022年3月31日或之前,刊发2021年年度业绩。此外,公司将申请股份自4月1日上午9时起于联交所暂停买卖,直至经审核的年度业绩公告为止。

  与当代置业同样年报难发、准备停牌的企业,还有融创中国。3月28日晚间,融创方面公告称,将不会于月底刊发2021年未经审核业绩,董事会延期举行,公司股份将于4月1日起暂停买卖。

  融创给出的理由是,考虑到尚未完成的部分财务报表编制工作的工作量及所需时间;因国际评级机构下调公司评级,引起有关境外贷款的问题,正与相关债权人沟通解决方案;境内公开债展期等事项,对财务报表影响的不确定性。

  放眼全行业,目前预计延期发布年报的房企及物业公司,已经超过20家,包括新力控股、融信中国融信服务、世茂集团、世茂服务、中国恒大、恒大物业、景业名邦、佳兆业、明发集团宝龙地产宝龙商业三盛控股等。

  新冠肺炎疫情,是导致多家企业无法按期出业绩报表的主因之一。比如世茂称,业绩延迟刊发主要因审计程序受到影响,集团若干管理层及雇员在最新一波疫情中被安排接受检疫隔离。

  “2月和3月,不少地区受新冠疫情影响,很多香港公司都家庭办公,包括会计师事务所,这本身也导致工作效率大减,同时上市公司财务部门的工作效率也会大减,可能导致在会计年度到期还未能出具报告。”黄立冲称。

  按港交所规定,发行人必须在有关会计年度结束后3个月内刊登有关业绩,且须以与核数师协议同意的财务报表为基准。不过,受疫情影响,港交所2020年便宣布,允许上市公司发布未与核数师议定的业绩,以符合3月底发布业绩的规定并继续交易。

  黄立冲表示,延迟出年报后,如果房企能出管理层报告,那么还有一个月的“宽限期”。如果管理层报告也出不来,那么4月1日公司股份就要停止交易。“接下来的4月1日和5月1日,可能是香港证券史上最多公司停牌的年份之一。”

  同策研究院研究总监宋红卫告诉第一财经,除了疫情因素影响,房企财报延期发布,更多与业绩不理想有关,大部分房企不仅未完成2021年销售目标,还面临着“三道红线”进一步恶化、企业亏损、资金链紧、债务到期等一系列问题。

  “此前,企业会通过财务手段来优化报表,但如果报表数据很好看、而即期债务兑现不了,将直接影响企业信用;如果报表数据比较难看,可能会加剧债务压力,债权人可能会要求提前偿债,对后续融资都有比较大的影响。”宋红卫认为。

  审计师更换隐情

  除了疫情、债务等因素影响,房企年报延发背后,是隐秘的审计师风波。

  在港股资本市场,审计师也被称为核数师,普华永道、安永等国际知名会计师事务所,都是许多房企多年的“合作伙伴”。这些机构负责对房企的年度财务数据进行审核,并出具核数报告,港交所会根据核数师无保留意见的报告,判定公司的财务状况。

  但是,从今年年初至今,房企频繁出现审计师更换事件,普华永道更是接连与数家房企“分手”,包括融信中国、宝龙地产、世茂集团等。

  从公开声明中可见,审计师对房企的审计工作正普遍从严。譬如,融信对投资者称,因行业不景气,同业陆续出现债务偿付问题,这导致原核数师在今年的审计计划制定、审计程序执行、会计估计和判断等方面上更加谨慎。

  宝龙地产也表示,本公司原核数师对今年的审计程序执行、会计估计和判断上异常严格审慎,令审计程序及审计工作量更加繁复庞杂,再加上疫情影响,审计进度大幅落后,原核数师表明预计无法按时?具审计报告。

  普华永道则曾数次因房企财务审计问题出现“风波”。恒大爆雷事件发生后,与恒大合作十余年的普华永道受到质疑,香港财务汇报局表示,普华永道在2020年报的审计意见中,只发表了无保留意见,并没有提及持续经营的重大不确定性。

  受此事件影响,包括普华永道在内的多家会计师事务所,在审核房企财务数据时,变得更为谨慎。甚至有市场消息称,普华永道正计划逐步退出中资内房企业的审计业务。

  黄立冲认为,一个产业或公司从资金吃紧到财务违约,都会经历过许多持续抵抗的过程,这个过程就容易出现上市公司过度包装财务报表、隐藏或有负债、隐藏潜在诉讼等情况,因此在审计过程中,可能与审计师产生冲突导致报表难产。

  此外,当一个产业风险越来越高,会计师为规避风险,可能会辞职、加价、或履行更多的审计程序。如果企业出现爆雷或即将爆雷,一方面企业财务数据会特别乱,会计师还可能收不到审计费用、后续被债权人告,这种项目得不偿失,所以会辞职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对那些选择延期发业绩、换审计师的房企来说,一系列负面效应已经发生。

  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高级副总裁曾启贤称,融信、世茂、融创等房企延迟发布经审计财务业绩,这将产生负面信用影响,加深市场对其公司治理、财务管理、财务规划、透明度、财务和流动性状况薄弱的担忧,并可能会令其不畅的融资渠道进一步受限。

  标普也曾表示,最近几家开发商的审计师相继辞任,说明中国房地产行业的透明度仍然是一个问题。如果企业迟迟不能发布财报、导致股票长期停牌,可能会打击投资者对企业的信心,进而加剧企业的融资困难,压缩其流动性空间。

  近日,标普已将宝龙地产的长期主体信用评级从“BB-”下调至“B+”,展望负面。标普认为,推迟发布经审计财报、临时更换审计师,表明宝龙地产的财务透明度和公司治理水平下降。

  标普还称,如果宝龙地产在2022年4月底之前,未能发布经审计的财报,包括美元优先债券和境外银团贷款在内的部分借款,可能会被要求加速还款。此外,还会削弱资本市场对该公司的信心,以及该公司境内外债务的再融资前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