音乐才子到演员,走红后却跑龙套,从鲜肉到大叔,沙溢的别样人生
更新时间:2021-12-15 18:31 发布者:admin

html模版音乐才子到演员,走红后却跑龙套,从鲜肉到大叔,沙溢的别样人生

一、从音乐圈到表演圈

三句话概括沙溢的形象变化:

葵花点穴手,武林外传

金钟罩铁布衫,鸡条

英砸,开门,爹滴,小欢喜

从《上错花轿嫁对郎》里的沙平威,到《炊事班》里的帅胡,从《武林外传》里的白展堂,到《聊斋志异》里的席方平,年轻时的沙溢总给人一种靠脸吃饭的印象,但实际上他靠的是才华。

如果不去细细地了解这个人,你都不知道他原来这么有才华。

沙溢出生在70年代的尾巴,家对面就是著名的长春电影制片厂,第一次和艺术结缘发生在小学。

那天初中部成立了军乐团,要招人吹萨克斯,招生的老师来晚了,班里的同学都回家了,只有劳动委员沙溢一个人在打扫卫生。

沙溢听说加入就有萨克斯,还能免费培训,当场答应下来,但去报名的时候才发现,原来还要参加海选,从一百人里竞争出前六名才能拿到免费的名额。

乐理一窍不通的沙溢自然落选,沙溢不服气,让爸爸买了一把萨克斯,交钱进了军乐团打算一雪前耻。

十岁出头的小孩子,胜负心特别强,放学回家也不玩了,每天四小时练习时间起步,下嘴唇吹得全是裂口,硬生生的从第七名吹到了第一名,还拿到了长春市萨克斯比赛的二等奖。

初中后进了艺校学作曲,高中又对钢琴产生了兴趣,沙溢家庭并不富裕,但父母为了孩子的爱好,咬着牙勒紧裤腰带买了一架钢琴,让沙溢练。

1997年,沙溢以专业第一的成绩考上军艺,成为沈腾的师哥,本来沙溢混的是音乐圈,和李某迪在元宵晚会上合奏过《彩云追月》,还出过一首单曲《你要的只是幸福》。

在大学“见一个爱一个”的沙溢又接触到了表演,于是又把音乐放下了,但是演戏没有他想得这么简单。

大三时在《上错花轿嫁对郎》里演沙平威,紧张到不知所措,一面对镜头脑子就空了。

两年后《炊事班的故事》里帅胡一角本来是给别人的,但那人没有档期,于是沙溢捡漏。

由于太腼腆放不开,导演尚敬把帅胡的台词一删再删,到了最后三十句的台词只剩三句,这时沙溢已经开始打退堂鼓了,他可能真的不适合当演员。

但老天爷又给了他一次机会,尚敬筹拍《武林外传》时,想起了这个又怂又帅的小子,再次抛来了橄榄枝。

二、沙溢,不止于“老白”

白展堂越火,沙溢越害怕,那时候他还是个新人,对名气又敬畏又惶恐,出去做节目,演播厅外一圈又一圈的人围着看他,大家越捧他,他越心虚。

于是在《武林外传》之后,沙溢拒绝了所有的喜剧片约,去各种正剧里面跑龙套。

沙溢是个有野心的演员,他不想被一个角色固定了戏路,不想自己的人生都被白展堂“抢走”,他首先对自己的这张帅脸下手。

10年之前,能演主角的都是陈道明和王志文这样的老腊肉,沙溢这种俊美型小生并不受欢迎,能在《武林外传》当主角纯属意外,剧组是真的穷到请不起老腊肉。

于是为了变丑,他天天坚持熬夜,熬了快十年,他胖了、老了、丑了,又开始流行小鲜肉,沙溢只能打碎牙齿往肚里咽。

自毁形象是沙溢之前沉寂的原因之一,还有一个则是因为白展堂太太太经典了

沙溢突破自己的尝试一直没有停过,《王的盛宴》里的萧何,《黄金时代》里的作家,《血战长空》《政委》等年代剧里的军人,《新三国》里的孙策,完成度都非常高。

但他越严肃观众越想笑,最给力利来老牌网站效果好AG发财网,尤其在三国里,孙策一出场,弹幕就在刷“老白,点他”,沙溢太无奈了。

他甚至已经处于半退圈的状态了,事业的转机在2017年,他参加了《极限挑战》,成为鸡条史上最著名的受害者。

心疼沙溢的热搜连续挂了几天,一代盗圣被欺负的没有人样,沙溢的综艺事业节节攀高,此后他开始了喜剧和解了,和白展堂握手言和了,无论叫他老沙还是老白,他都笑呵呵的答应下来。

干不过就躺平,人这一辈子,还是开心最重要。

三、沙溢真的是大男子主义?

在《妻子的浪漫旅行》里,当蔡少芬提到张晋精心策划的求婚现场时,胡可失落地说,她从来没有体验被求婚的感觉。

沙溢是在电话里跟她说的,还威胁说不结婚就分手,当其他妻子分享夫妻相处的浪漫瞬间时,胡可突然哭了。

节目组要求妻子为丈夫准备惊喜,别人家的丈夫都对妻子的惊喜毫不吝啬的赞美,只有沙溢怀疑胡可别有用心,最后弄得胡可下不来台。

除了直男不浪漫,比沈腾还懒,从来不做家务,酱油瓶子倒了都不知道扶一下。

节目播出后,迅速引发了东北大男子主义男人该不该嫁的讨论。

沙溢是大男子主义吗,不全是吧。

胡可一生气一掉眼泪,沙溢马上认怂认错,沙溢落魄时,住在胡可父母家。

翻红后第一件事,就是给岳父岳母买房子,甚至沙溢上厕所上到一半,如果胡可有需求,也要站起来给胡可让座。

在《爸爸去哪儿》里,安吉甚至能直呼沙溢的大名,无论是对孩子还是大人,沙溢都信奉平等的价值观。

在《了不起的挑战》里,当其他明星利用自己的身份多收钱时,沙溢一个煎饼卖七块,还附赠合照,他的辈分也是老前辈了,但从来不摆架子,被小辈欺负也不生气。

出道几十年从没绯闻,和乱七八糟的事情,在家庭综艺的照妖镜面前,无数明星人设崩塌,但沙溢这么多年也没翻车。

他人到中年,胡子拉碴身材走样,符合油腻的定义却不从不让人觉得油腻,就是因为他足够老实憨厚接地气,以及自带东北男人与生俱来的幽默。

说回和胡可的相处模式,这夫妻俩是典型的中式老夫老妻,羞于将我爱你宣之于口,他们百分之九十九的生活,都是孩子和柴米油盐。

在别人家烈火烹油的浪漫面前,胡可有些心理落差是难免的,好在沙溢“知错能改”。

他给胡可补办了一场求婚,尝试着说浪漫的话,学会掐点给胡可送去生日祝福。

以前沙溢的浪漫是隐形的、琐碎的,藏在十几年陪伴的细水长流里,藏在挣钱养家披星戴月的日子里,这种粗糙的浪漫温柔且长情,沉默又坚固。

网上总有一种观点,过度强调仪式感对于爱情的重要性。

玫瑰的花期是有限的,如果只把它的盛放当成爱情的全部,那你就无法接受它衰老凋亡的丑陋,柴米油盐才是生活的常态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